• <tr id='6etxs'><strong id='6etxs'></strong><small id='6etxs'></small><button id='6etxs'></button><li id='6etxs'><noscript id='6etxs'><big id='6etxs'></big><dt id='6etxs'></dt></noscript></li></tr><ol id='6etxs'><table id='6etxs'><blockquote id='6etxs'><tbody id='6etxs'></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6etxs'></u><kbd id='6etxs'><kbd id='6etxs'></kbd></kbd>
    1. <i id='6etxs'><div id='6etxs'><ins id='6etxs'></ins></div></i>
        <ins id='6etxs'></ins>

        <code id='6etxs'><strong id='6etxs'></strong></code>
      1. <dl id='6etxs'></dl>
        <span id='6etxs'></span>
          <fieldset id='6etxs'></fieldset>
          <acronym id='6etxs'><em id='6etxs'></em><td id='6etxs'><div id='6etxs'></div></td></acronym><address id='6etxs'><big id='6etxs'><big id='6etxs'></big><legend id='6etxs'></legend></big></address>

            <i id='6etxs'></i>

          1. 凍死鬼

            • 时间:
            • 浏览:25
            • 来源:国产免费毛不卡片_国产免费毛卡片_国产免费毛片在线观看

              在外忙忙碌碌瞭一整年,周大富帶著兩個同鄉在城裡做瞭點幹貨的生意,終於算是掙到瞭一些錢。眼看著馬上過年瞭,周大富就跟兩個同鄉商量著回傢的事。

              “逢春啊,在外面這都一年瞭,想你傢婆娘瞭沒有啊!”周大富跟他其中的一個同鄉開玩笑似的說道,他的這個同鄉叫劉逢春。

              “咋不想呢?這都快過年瞭,我這都給我傢婆娘買好禮物瞭,嘿嘿。”說著劉逢春不好意思的撓瞭撓頭。

              “那什麼,我也挺想我兒子的,去年臨出門的時候,小傢夥還吵著跟我要玩具呢,都一年沒見瞭,不知道他長瞭沒有。”另一位同鄉王俊山也跟著說道。

              “哎!誰說不是呢!我也挺想傢的,今年咱也算沒白幹,多少掙瞭點,就算回去也算掙瞭點面子,咱這就收拾收拾,馬上回傢。”

              說走就走,三個人當天就買好瞭車票,坐上瞭火車,踏上瞭返鄉的旅程。

              說來也夠倒黴的,三個人走的時候這天還算挺好的,可就在他們快要下車的時候,天公不作美,竟然飄起瞭雪,雪是越來越大,絲毫沒有停留的意思。

              盡管他們三個提前下瞭火車,可還是因為大雪沒趕上通往老傢的最後一班車。本來老傢這邊地處偏僻隻有一條公路,又加上下瞭這麼大的雪還是臨近過年,平日裡還有些拉礦石的貨車或者拖拉機,現在卻是一個也不見瞭,沒辦法三個人隻好冒雪前進。

              好在三個人都是從苦日子過來的人,再加上三個人一路上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天,總算是在凌晨兩點的時候到瞭他們可以回到村子的那條土路瞭。

              但走這條土路回傢還得費點時間,為瞭早點回傢,他們三個決定走近路,雖然這條近路偏離回村的主路,但他們隻需要穿過一片樹林就可以回傢瞭,這樣可以節省下不少的時間。

              可就在他們走近這片樹林的時候,一瞬間,三個人幾乎同時覺得渾身一陣刺骨的冷,這跟進樹林之前的冷不一樣。在這之前,那是一種由外到內的冷,可是進瞭樹林之後,那好似是一種由內到外的冷而且還讓人生出瞭一股壓抑的感覺,三個人頓時覺得心情很沉悶。這在之前是從來沒有的,畢竟他們不是第一次走這片樹林瞭。

              “你他娘的快點行不行,你這速度啥時候才能走出去。”劉逢春不耐煩的催促著王俊山。

              “你他娘的瞎啊!這麼厚的雪,你能走多快啊!你不是也跟王八爬似的。”

              “操,說你兩句你還頂上瞭,你罵誰王八呢?”

              “就說你瞭!”

              王俊山毫不示弱。

              眼看著兩個人就要幹起仗來,本來也有些心煩意燥的周大富喊瞭起來:“行瞭,這他媽都啥時候瞭,你倆別吵吵瞭,難道你們倆沒發現嘛?走瞭這麼長時間瞭,咱們還沒走出這片林子去,這在以往可是從來沒有過的。”

              聽周大富這麼一說,兩個人也不再爭吵瞭,他們也覺得奇怪瞭,也對啊!這片林地他們以前沒少走過,從來沒有走過這麼長時間的,這次是咋回事呢?

              就在這個時候周大富突然停瞭下來,眉頭緊皺的看著四周。

              “咋瞭,大富哥。”王俊山開口說道。

              過瞭好一會兒,周大福才開口說道:“咱們好像迷路瞭,你們看,這前面好像就是我們剛剛走過去的地方,那些腳印雖然被雪覆蓋瞭一些,但還是能看出一些痕跡。”

              這一下劉逢春和王俊山慌瞭神。

              劉逢春最先耐不住性子嚷瞭起來:“完瞭完瞭,這下可好瞭,本來想圖個近路回傢的,這一回怕是要死在這裡面瞭。”

              王俊山還好些,但他也著急啊!趕忙問周大富:“大富哥這可咋辦啊!你也別嫌春子嘴臭,這大雪天的迷路,真的會死人的!”

              “別慌,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我們來時的方向是西邊,現在我還能辨認出方向,我們就往東走,這周邊村子很多,雖然不一定是我們村子,總會碰見其他村子的,實在不行我們就找戶人傢將就一晚,白天再走也行啊!”要麼說還是做大哥的,關鍵時候就有主意。

              於是,三個人就沿著來路往東的方向走瞭過去。皇天不負有心人,就在他們走瞭三四裡路的樣子,他們竟然看見瞭前面有亮光,這就證明前面有人。三個人都很興奮,想著不管是誰能留下他們烤烤火總是好的,三個人不由自主得加快瞭速度,不一會兒他們就看到瞭,前面有五六個人圍在一堆篝火面前。

              但都是生面孔,看上去也不像附近的村民。

              但周大富還是很客氣的上前禮貌性的詢問:“老鄉,我們哥幾個迷路瞭能不能借個火暖和暖和呀?”

              這個時候,圍坐在篝火旁邊的其中一個大胡子站起來說:“可以啊,過來吧!這天太冷瞭,趕緊過來暖和暖和吧!”

              聽他說話挺熱情的,但他的臉上一點表情沒有,看上去非常僵硬,而且給人一種很冷的感覺。但周大富並沒多想,他尋思著,這很有可能是天氣太冷,把臉都給凍僵瞭吧!

              於是他們三個人就跟著坐瞭下來烤火,順便聊聊天。剛開始他們也沒發現什麼,可是聊著聊著他們三個就發現,雖然是坐在篝火旁邊,但他們反而覺得越來越冷。

              而且周大富發現瞭一個奇怪的事,那堆篝火燒的很旺,但那幾個人卻沒有往篝火裡添加新的柴禾。而且,本該會有的木頭燒火的噼裡啪啦的聲音,再看看那幾個人的臉色也和常人不太一樣。這個時候周大富有點慌瞭,他沖著劉逢春跟王俊山使眼色,他們兩個好像也早已經發現瞭不對勁,臉色都變得慘白慘白的。

              這個時候,周大富突然想到瞭,這個貌似有點像老一輩們說的凍死鬼。這可是一種勾魂拿替身的惡鬼,可千萬不能招惹,這幾個人莫非想拿我們三個做替身。

              周大福瞬時覺得渾身冰涼,這下可玩大瞭,不過也不能幹坐在這裡等死啊!

              於是,周大富拍瞭拍身邊的王俊山,小聲嘀咕著但又很急促地叫著:“快走!”

              可是就在王俊山想要拉起劉逢春跑的時候,卻發現劉逢春已經嚇懵瞭,僵在那裡一動不動,好像已經失去瞭知覺。

              而那幾個人突然朝著周大富他們看瞭過來,也不說話,火光映襯在那幾個人慘白的臉上,更顯得詭異。

              周大富也一時間僵在瞭那裡,不知道該怎麼辦。

              “哥,他們發現咱們要跑瞭!”王俊山都要嚇尿瞭。

              周大富眼一閉,尋思著:“你喊啥啊!這下可完瞭。”

              果不其然,之前招呼周大富他們的那個大胡子冰冷的說道:“你們這是要去哪兒呀?留下來陪我們啊!”

              周大富這下更慌瞭,心裡想著:“完瞭,完瞭,這是要索命啦!”

              不過就在這時他突然想起,因為快過年瞭,臨走之前他們買瞭一些鞭炮。聽村裡老一輩的人說過,像這種凍死鬼是可以用鞭炮嚇走的。

              所以周大富趕緊從包裡扯出瞭一些鞭炮,趁著都還沒反應過來的空檔,把那些鞭炮扔在瞭篝火裡。

              然後不管三七二十一,招呼著王俊山架著已經失去知覺的劉逢春慌亂的跑到瞭一顆樹後面躲瞭起來。

              等鞭炮聲停瞭,過瞭好大一會兒,周大富這才壯著膽子躡手躡腳的從樹後面走出來上前查看,發現之前的篝火消失瞭,但那幾個人的身影還在。

              周大富嚇瞭一跳,轉身就往回跑,又過瞭一會,王俊山說:“大富哥,好像沒事瞭。”

              周大富點瞭點頭,但他不敢一個人過去,這才和王俊山一起上前查看。

              等兩人上前看清楚之後,都大吃一驚,先前圍坐在篝火邊上的那個五六個哪裡是什麼人啊!這明明是五六具已經被凍死的屍體,屍體維持著死前抱膝而坐的姿勢,而且屍體上已經是覆蓋上瞭一層厚厚的雪瞭。而之前的篝火的地方也被大雪給覆蓋住瞭,就隻漏出瞭幾節木頭。

              “趕緊走,這可不是久留之地。”說完,周大福和王俊山匆匆的架起還處於僵立狀態的劉逢春,往樹林的另一邊走去。

              走瞭大概一個多小時的光景,終於到瞭一個村子裡,借宿瞭一宿。除瞭失去知覺的劉逢春耳朵被凍壞瞭一半,但三人的性命總算是保住瞭。

              回傢之後周大富就報瞭警,後來就有人來收屍。而周大富也打聽到,那幾具屍體是幾個來做皮貨生意的外省人。有一種說法是,這幾個外省人在樹林裡迷路瞭,就這麼困在林子裡給凍死瞭。而村裡老一輩的人卻是另一個說法,說是那幾個外省人是被之前的凍死鬼給抓去做替身瞭。

              盡管說法不一,但人終究是死瞭。

              據說,每當你走到那片林子面前時,總會有一陣陰風吹過,讓人覺得渾身一陣發冷,煩躁的感覺油然而生。而自此之後,那片林子卻是再也沒有人打那裡面走過瞭。